分享到:

一位中国青年探险家
计划二十八天
跨越全程七百公里寒冰
然而旅程前途未卜,危机四伏
同伴的意外退出
让他面对三万平方公里的孤立无援
最可怕的威胁,最真实的恐惧
绝境之中
徐江军能否在这场旅行中找到答案
向死而生!

2017年春节的第一天,冒着零下二十七度的严寒,一个来自中国湖北的年轻人,正踏着西伯利亚的风雪,走近他的梦想之地。

他叫徐江军,2014年开始骑行穿越中国、欧洲和美国,2016年徒步穿越高加索,越野轮滑穿越韩国。丰富的穿越经验,让他从美景中汲取力量,在旅途中收获成长。

逐渐地,徐江军沉醉于这种生活方式,他成为了一名青年旅行家,而他的心中一直有一个梦想之地——冬季南北向徒步穿越七百公里的贝加尔湖,他也将面临着前途未卜的旅程!

俄罗斯东西伯利亚南部贝加尔湖是世界第一深湖,平均水深七百三十多米,最深处可达一千六百八十米,纵使五个埃菲尔铁塔垂直叠加起来也够不到湖底。

每年一月到五月的冰封期,贝加尔湖零下三十八摄氏度的极寒环境,让任何生命都望而却步,为了确保安全,徐江军特意邀请了一位俄罗斯探险者费奥多结伴同行。

2017年3月1日,徐江军从贝加尔湖南端的利斯特维扬卡出发,他们计划用二十八天时间,进行这场全球只有七人完成过的挑战,一起跨越七百公里的寒冰。

徐江军信心满满,他也十分清楚,每天二十五公里的计划行程,每人五十公斤的食宿储备,湖水和风力作用下复杂的冰面环境,共同预示着一场不可能轻松的冒险。

开阔的湖面没有遮挡物,风向也随时变化,面对越来越强的狂风,为了避免身体失温,徐江军和费奥多只得提前扎营休息。

然而,在天寒地冻的冰湖上扎营,远没有想象中的浪漫。

由于湖面受到湖水和风力的作用,冰块拉伸挤压就会形成冰裂缝。

贝加尔湖地处板块之间的裂口,活跃的地壳运动,每年会诱发两千多场地震,而地震造成的更大更多的冰裂缝,在几百米深的湖水中可以轻易地结束任何生命。

生死一瞬的威胁,让徐江军心有余悸,之后的行程,他变得格外谨慎和缓慢。

天色渐暗,徐江军被打湿的鞋子越走越硬,幸好夜来无风,还能沿着搭档留下的脚印摸索前行。

经过一晚的休整,两人继续上路,然而贝加尔湖的天气却有些变化无常。

光线在大雪中散射,地形变得模糊不清,能见度只有二十米左右,两人在这片危险的乳白天空下迷了路。

积雪中,时速最慢降到了两公里,要完成每天二十五公里的话,至少需要行进十二个小时。

经过十天的艰难行进,两人如期抵达了贝加尔湖洪岛上的胡日尔村,这里几乎是整个穿越行程的中点,两人计划上岸修整,并补充后半段的食物和燃料。

当徐江军满血复活,准备重新踏上行程时,同伴费奥多因雪盲而中途退出。

奥尔洪岛的最北边矗立着最著名的萨满岩,在它周围有一片浩瀚无际的水面,曾是徐江军的梦想之地。

接下来的三百六十公里徒步穿越挑战,难度和风险无疑都会大大增加。眼前的变化充斥着徐江军的内心,要不要继续前行成为他难以面对的抉择。

多番心理较量后,徐江军决定继续前行。穿越艰难的碎冰区进入贝加尔湖北部,沿途却依然危机四伏,看到狼的脚印意味着到了无人区,徐江军走到远离狼的区域独自扎营过夜。

失去了同伴,徐江军不得不独自面对低温狂风的侵袭,吃没煮熟的米饭,听着冰裂声入睡,精神几近崩溃。

独自一人身处三万平方公里的湖中心,徐江军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孤独和无助。

而在千里之外的家人成了他前行的精神支柱。在切尔斯基山头皑皑白雪的注视下,徐江军似乎汲取了新的力量。

为了实现梦想,凭借惊人的意志力,他最终完成了二十三天穿越七百公里蓝冰的创举,也收获了极致的美景和心灵的成长。
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 转载自极致玩家

本文链接地址: 《无畏的旅行》第一季 |《跨越蓝冰》正片

联系合作请发送邮件至:newmedia@exnuts.com

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关注《极致玩家》微信公众号:jzwj-199
每日推送全球最新最好玩的户外精彩视频:

(13)

《无畏的旅行》第一季 |《跨越蓝冰》正片

已有 0 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