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瘾君子到西部100冠军: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

分享到:

视频|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
题记:Timothy Olson因获得美国西部100英里耐力跑越野赛冠军而为大家熟知,但很多人不知道他也有一段灰暗的沉沦期:沉迷于酒精和毒品,大学辍学,因毒品入狱,甚至有过自杀的念头。下文就是他如何完成自我救赎的自述。

当我在上周的Lake Sonoma 50 miles的最后几公里拼命挣扎时,我告诉自己:“就是这种感觉”。当你竭尽全力奔跑时,很难说在跑步里有任何享受的感觉。在超马中一个重要诀窍就是让身体学惯于痛苦与疲惫,谁都希望打酱油一样跑的舒舒服服。但是要玩点狠的,尽管可能受伤,你就要往痛苦里干。

图|Timothy Olson 在Lake Sonoma 50赛事中

图|Timothy Olson 在Lake Sonoma 50赛事中


多年以来,我无法让自己满意,让自己身心平静下来,我总是充满不安全感,脑子里消极的想法束缚着我。当在Dakota后面跑的气喘吁吁的那次比赛前(比赛未知),Bryon Powell采访我说:“是什么让你成为一个强大的跑者”,那次比赛时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,是什么精神力量让我如此奔跑直到抽筋?

我一直以来都没有被当作一个强大的跑者或者运动员。我人生中所完成的成就都来自于刻苦的努力与付出,在跑步上也是一样的。我记得我高中时5公里越野跑的最好成绩是16分钟左右(注:相当于国家二级运动员的成绩),我没有什么天赋,但是我愿意把自己推向极限,看看我到底能到什么程度。

高中后,我进入生命中最迷失的一段时光,我不知道如何定位自己,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,怎样能直面自己。我的不安全感使我作出了很多错误决定。高中的一次大趴后,我开始嗑药和酗酒。我想通过参加这种大趴,让我不再那么内向与孤僻。

嗑药和酗酒的瘾越来越大,我不断尝试各种新鲜的新玩意儿,我想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感觉更自由,不去在意别人对我的评价。这种虚伪的自信让我越陷越深,我的身体越来越差,最终我因为毒品进了监狱(十年前)。尽管进入监狱给我一种突然惊醒的感觉,但是我仍然无法停止嗑药。接下来的几年里,我身体受尽折磨,错过了许多宝贵的友谊和机会。大学里我不再参加越野跑或者路跑,我退学了,然后开始憎恨自己,我天天活在一种消极的情绪里,痛苦不堪,我知道我不能这样下去,但是我该怎么做?

在缓刑期间,我一直提醒自己是有罪的人,在消极与自我仇恨的情绪里越陷越深,那时我真想了结了自己。我清晰的记得当我淋浴时,我很想清醒过来而随之而来的是歇斯底里的哭泣。我很想一死了之,但是心里又在苦苦挣扎。突然间,我好像得到了佛光的冼礼,脑袋开了窍,心灵开始觉悟,我下决心,我要脱离这种病态的状态,我要重新振作。
图|Timothy Olson 在柯林斯堡

图|Timothy Olson 在柯林斯堡


是跑步救了我,我重新开始跑步是从奔跑去戒毒所开始的,清冼身体,进行尿检。跑步让我忘掉痛苦的经历,跑步让我平静,跑步是我现在唯一能够做的,而它确实在治愈我。跑步让我重新思考自己,原谅我的过去,让我相信自己,从过去中吸取教训。跑步释放了我所有的情感,在重新回归自我的路上,我感觉我在哭泣,在狂笑,在呐喊,在呕吐。

虽然重新振作不是一天的事情,那确实有那样的时刻,我开始清晰的坚信我要重新开始我的生活。当时感觉清醒后,我开始恢复跑步,再后来我找了教练,在我长大的高中里训练越野跑和路跑。我的生命开始慢慢改变,我开始鼓励年轻的孩子们要积极生活,我给孩子们讲跑步的乐趣,而我自己对跑步的热爱也在一天天增长。我参加了一个当地的5公里越野赛,这个比赛基本在威斯康星的乡间路与玉米地里穿梭,当时获得无比的自由感觉,我感觉我身体在地面上飞行,声音巨大的音乐伴随着我,而获得这么爽的感觉却不再需要嗑药,身体仅仅一点的乳酸堆积。

我重新进入大学,顺利毕业,在跑步上我一发不可收拾。当有一天跑道训练后,我开着我的车带着我的狗向太平洋出发开始一段西部旅程。在路上,只要看到优美的越野跑地形我就下来跑一会儿。我度过了无数快乐时光,我在科罗拉多的科林斯堡留下我的足迹,我躺在犹他的Maze大峡谷上仰望星空,我在大峡谷的谷底过夜。当时我并不知道有超马的存在,当时我深爱着这些美丽的西部景观,我要在这里终老。
图|Timothy Olson 在Maze峡谷

图|Timothy Olson 在Maze峡谷


西部旅程之后,我心里充满了满足感,我感觉自己的灵魂与大自然紧密的连接在一起。几个月后,我遇到了我美丽的妻子Krista.我是在家乡的咖啡馆遇到她的,当我看到她的那一刻我知道我要约她出来,我开始约会,过程不说了,最终我们相爱并深信就是彼此的伴侣。Krista还有我的岳父,都喜欢上了跑步,我还和我的岳父跑了我的第一个马拉松。我和Krista每天都会去跑步,能够和她一起跑让我的生活每天都像是纪念日。我喜欢自己跑,当然我也喜欢和Krista,喜欢和朋友一起跑步,以后我要和我的儿子一起跑。
图|Timothy Olson 与妻子Krista和孩子

图|Timothy Olson 与妻子Krista和孩子


让我们回到Bryon的问题,是什么让我在最近的越野跑赛事如此突出?当多年的迷失自我和酒精和毒品后,我想让我自己的生活充实,而不是躺在沙发里任酒精药物摧毁我的脑细胞和身体。我目睹了有的朋友在药物里陷入深渊,毁掉自己的生活,坐牢,自杀,失去理智。这些触目惊心的经历促使我想要珍爱生活,去探索生活的美好境界。我曾经如此低落,整日被黑暗包围,但最终我获得了新生的力量。经历那些槽糕的日子,我感觉自己变得勇猛无比,无所畏惧,永远不会放弃。我会用我的所有力量去让生活变得美好,我要将我的希望去感染我身边的每个人,给他们传递快乐的力量。

Tim Olson. Chamonix, France. Photographer: Tim Kemple. The North Face Rights Expire: 09_09_16.


可能我们每个人生命里多少会经历一些低沉日子,你可以选择被他们摧毁,然后自暴自弃,放弃生活,但你也可以选择重生,战斗到底并最终获得内心的平静与快乐,相信这些积极的力量,相信那些不可能的事情,永远不要放弃,坚信你能跑完100英里的那一天,终将会到来!

附注:文首视频中引用了英国诗人狄兰.托马斯(Dylan Thomas)的名作“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”(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),该诗有很多中译版本,本次使用的是吕志鲁译本。

这是狄兰·托马斯写给他父亲的一首诗。当时,他的父亲生命垂危,已经放弃了活下去的期望,准备安安静静地离开这个世界。狄兰·托马斯和父亲的感情很深,诗人希望自己的这首诗可以唤起父亲战胜死神的斗志,不放弃任何活下去的希望。诗歌中的“良夜”(that good night)和“光的消逝”(the dying of the light)都比喻死亡。诗人用激烈的口吻劝解人们不要听从命运摆布,不要放弃活的希望,绝对不能“温和地就走进那个良夜”

该诗在电影《星际穿越》中也有反复出现,剧中的老教授引用此诗也许是希望男主以及男主的女儿乃至其他人,不要放弃任何希望,不向现实屈服,要和命运抗争到底。
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 转载自极致玩家

本文链接地址: 从瘾君子到西部100冠军: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

联系合作请发送邮件至:newmedia@exnuts.com

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关注《极致玩家》微信公众号:jzwj-199
每日推送全球最新最好玩的户外精彩视频:

(19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