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:

视频:蜀山之王-贡嘎山云海延时摄影

总有一些山峰,一经提及
就让人不禁感慨
贡嘎就是其中之一

——图片来自康定画册

海拔7556米的贡嘎峰(Minya konka )是横断山系二级山脉大雪山的主峰,也是地球上位置最东的7000米级雪山。

贡嘎主峰的首登是在1932年,美国西康探险队的两名队员Terris Moore与Richard Burdsall沿西坡转西北山脊(传统路线)完成的,登顶后测量主峰高度为7589.5米。

国人首登在1957年,中华全国总工会登山队(中国登山队前身)为了证明中国能独立攀登7000米以上的高峰,将攀登目标锁定在了贡嘎,这次攀登共6人登顶,但也付出沉重的代价,1人在上升过程中因雪崩丧生,另有3人在在下撤中因滑坠遇难。

贡嘎主峰是一座金子塔状的大角峰,有东北、东南、西南、西北四条山脊,以及东、南、西、北四个壁面组成。四个壁面皆为陡峭的冰斗后壁,且有不少悬冰川附着其上,冰崩、雪崩频繁,攀登难度极大,到目前为止只有极少数攀登者进行过尝试,但没有成功壁面攀登记录。贡嘎四个山脊中,西南山脊最为陡峭,且不十分明显,几乎与壁面融为一体。东南山脊较为曲折破碎,相对容易一些是西北山脊和东北脊。已有的8次成功登顶记录皆来自于山脊线攀登,其中7次是西北山脊(传统路线),1次为东北山脊,由韩国队完成。

从1980年到2002年,至少有15支队伍尝试冲击顶峰,只有6次成功登顶,却损失了17名攀登者。从有记录以来,贡嘎主峰共有24人成功登顶,其中只有19人成功下撤。极高的死亡率反应了攀登贡嘎的极大风险,也让更多的攀登者心存敬畏。

2016年10月,在长达三年的准备之后,由凯乐石赞助,自由之巅团队的李宗利、迪力夏提、童海军组成的攀登队,尝试了从东北山脊冲击贡嘎主峰。

以下记录来自本次攀登的后勤支持及联络员脱大为

10 月27日,阴

一早,一行人从磨西镇燕子沟进山。路程相对容易,大部分时间是在废弃的盘山公路上前行,但由于道路塌方,有近半小时路程需要下切到河谷中,穿越满是乱石的河滩。后勤物资没有完全运到,我们只得中途扎营,日程上有所延误。

10月28日,小阵雨

从临时营地出发,徒步三小时后,到达公路尽头。再经过一个半小时的攀爬上升路段,最终在海拔3800米左右建立了大本营。

海拔3800米的大本营

10月29日,晴

大本营休整

10月30日,晴

同行摄制组人员在五名背夫的帮助下,历经高山草甸、乱石坡、冰等地形,行进5小时后,终于和攀登队员一起在海拔4400米左右的冰川上建立了前进营地。

大本营至前进营地间的碎石坡

营地东侧的山体不断有乱石滚下,西侧的悬冰川时时发生冰崩。值得欣慰的是,贡嘎主峰逐渐露出来它的面庞,磅礴的气势甚是震撼,正北侧的山体犹如金字塔一般在余晖下显出日照金山的美景,这让我想到了珠峰的样子。

一夜在滚石和冰崩声中度过。

冰崩的瞬间

日照金山

10月31日,晴

攀登队员早餐后,每人背负近15公斤的物资,沿冰川开始真正的攀登。为躲过冰崩,他们只得不断绕路,以寻找较为安全的线路。晚上6点左右在5050米建立C1营地。

11月1日,晴

继续攀登,这一天的线路很是漫长,冰川、岩石、雪坡等地形交替变换,攀登队员在5800米处建立C2营地时已经筋疲力尽。

C1以上的技术线路示意图

前往C2营地的途中

11月2日,晴

C2营地休整

C2营地,海拔5800米

11月3日,晴

攀登队员继续向上移动。山下看万里无云,山上却是狂风四起,晚上6点左右在6700米建立C3营地。对讲机中,攀登队员的声音已经完全嘶哑,攀登的艰辛可想而知。

前往C3营地途中,风扬起满天飞雪

11月4日,晴

C3营地休整,计划5日凌晨冲顶。

C3营地,海拔6700米

4日晚23点开始,巨风突起,睡了三个人的帐篷竟然都能被风抬了起来,在狂风中,顶级登山帐被撕裂。紧急之下,攀登队员将帐篷杆撤出,拉低帐篷,但部分装备已被风吹出。这一夜余下的时间,攀登队员都在与风搏斗。

11月5日,晴

天亮后,检查物资,发现包括食品与两个背包在内的大半装备都丢失了,攀登无法继续下去,这次尝试很遗憾地终止在6700米。早上的风稍有减弱,但一个不慎,帐篷还是被风刮走了。在风中收拾好其余装备,攀登队员开始紧急下撤。

攀登队员的体力大量消耗在夜晚与风的搏斗中,下撤速度的非常缓慢。5日24点下撤至5100米的冰川地带,冰川上裂缝很多。攀队员体力透支太大,又没有能量补充,决定露宿冰川之上。(当晚接应队员到达前进营地等候)

11月6日,阴

早上7点接通到对讲机后,攀登队员继续下撤。因为有一个巨大的陡峭碎石坡,接应队员只上到4700米左右接应。上午10点左右,相互汇合,所有人员平安下撤。

11月6日下撤至接应点

16点到队伍到达大本营,收拾所有装备撤营。这时候大雾不期而至,逐渐占领了大本营。19点撤离致停车地点。雾气中能见度不超过10米,缓慢行进中,终于在20点30回到了磨西镇。

云雾中下撤

后来,当地有近20年经验的向导说:“贡嘎神山已经非常给面子了,山里很少能有连续10天左右的晴天,这次神山已经算接纳了你们,但同时又展现了他的威严,不是所有人都能轻易的接近他。”

攀登者:李宗利

攀登者:迪力夏提

攀登者:童海军

贡嘎的天气确实变化无常,这次虽然没有成功登顶,但绝对是一次勇敢的尝试,当然我们还会在继续,我相信神山总有接纳我们的那一次。
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 转载自极致玩家

本文链接地址: 2016年自由之巅贡嘎主峰攀登先导报告

联系合作请发送邮件至:newmedia@exnuts.com

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关注《极致玩家》微信公众号:jzwj-199
每日推送全球最新最好玩的户外精彩视频:

(149)

2016年自由之巅贡嘎主峰攀登先导报告